20180124-2-DSC_0110.jpg

 

龐貝古城(Pompeii) 2018124

前天在拿坡里考古博物館觀看龐貝遺址的壁畫及文物,昨天走上維蘇威火山口

今天要把一整天都泡在龐貝古城裡,希望能看出些什麼來 

由龐貝火車站(Pompei Scavi)出來,一右轉就有許多人在招攬門票,在這裡買票會多兩歐元

旺季時可以在這裡買,但現在根本不需排隊

不管是自由行還是旅遊團,記得要在櫃台拿兩本說明書(中英文)好對照著看

否則龐貝古城占地面積這麼大,景區的各點性質又很雷同,如果沒紀錄,保證你走到中途,前面就忘掉了

 img032.jpg

  

前天在拿坡里考古博物館看到一片關於龐貝的動畫,他將龐貝城經維蘇威火山摧毀的前中後解說得一清二楚

非常精彩(大推 !!)

幸好當時有拍下幾張相片作為今天來遺址對照使用

否則,沒做功課的散客看到這一片殘破的遺址,大概也看不出個什麼來

雖然旅行應該隨興,但千里迢迢來到義大利,也不能太隨便走,空著腦袋來,空著腦袋回,失去旅行的意義

 

火山爆發前,龐貝城在希臘羅馬的統治之下,是一座很繁榮的城市,具有穩固的社會秩序

這張圖顯示當時維蘇威火山口並沒有火山錐的樣貌 

 20180122-2-DSC_0008.jpg

 

公元79824日距離龐貝城僅8公里的維蘇威火山大爆發,先噴出固體狀火山碎屑

當時居民大都往海岸邊奔逃,而這也是尚能活命的最後一刻,因為火山碎屑並非造成大量死亡的主因

真正造成大災難的是隨後產生的火山碎屑流,這種含著高溫氣體固體的物質在天空滯留一段時間後

因溫度下降,可能遇上南下氣流,直接往東南邊的龐貝城滾滾而下

一夜之間將龐貝城、斯塔比亞、赫庫蘭尼姆活埋於火山灰下,成為高低不同的山丘

20180122-2-DSC_0047.jpg

 

古城躺在火山灰下將近1800年,直到18世紀人們開始挖掘,試圖挖些珍貴物品做為私有

曾統治這區域的國王有奧地利、西西里、西班牙、拿破崙等強權,他們似乎各懷鬼胎,毫無計畫的亂挖一通

直到統一後的義大利國王維托里奧·埃馬努埃萊二世(葬於萬神殿)才真正以考古方式對待龐貝城  

20180411-2-img028.jpg

  

這就是今天我們所見的龐貝古城,維蘇威火山口已經成為標準的火山錐

20180122-DSC_0983.jpg

  

經由人馬分道門踏入這座2000年前被掩埋在地下的古城

20180124-DSC_0807.jpg

 

帶著兩本書來,自由行沒人解說較辛苦,但有較多的時間去尋找喜愛的主題

img031.jpg

 

20180124-2-DSC_0020.jpg

 

除了宙斯神廟前的市政中心,古城的街道相當狹窄

2000年前就有人車分道的概念,馬車道上鋪上青石塊,高低不平整,有些還能看出馬輪輾過的痕跡

中間放置幾塊大石,讓居民在淹水期間還能四處串門子

20180124-2-DSC_0086.jpg

 

真懷疑,搞這樣,馬車走得過去嗎??

20180124-2-DSC_0110.jpg

 

一開始,有點失去方向,這也很正常,畢竟龐貝古城非常大

背景是維蘇威火山

20180124-2-DSC_0066.jpg

  

很快走到古城的大廣場,這裡有市政中心、大教堂、宙斯神廟(考古博物館稱之為朱彼特神廟)以及阿波羅神殿

宙斯神廟的現狀

20180124-DSC_0942.jpg

 

火山爆發前,宙斯神廟的想像圖,可以跟上圖做比對

20180122-2-DSC_0022.jpg

  

另一角度的宙斯神廟 

20180124-DSC_0951.jpg

 

火山爆發前,宙斯神廟的想像圖

20180122-2-DSC_0037.jpg

 

Nina在宙斯神廟前留影

20180124-DSC_0944.jpg

 

大教堂

20180124-DSC_0810.jpg

  

大教堂前

這群年輕人把手機給我,要我幫他們按快門

在等待最後幾位爬上羅馬柱時,一位女孩掉下來,頭部很用力的撞到羅馬柱,好久才從地上站起來,似乎蠻嚴重的

最後只有我的相機裡有這張相片,那是Nina在旁邊拍的

20180124-DSC_0859.jpg

 

大教堂前的半人馬雕像

葡萄酒以及麵包是龐貝的兩大經濟支柱,教堂前的半人馬雕像是酒後失態的代表,但也是賣酒人的神祇

20180124-2-DSC_0598.jpg

 

阿波羅神殿的現狀

20180124-DSC_0886.jpg

 

火山爆發前,阿波羅神殿的想像圖,可以跟上圖做比對

20180122-DSC_0987.jpg

 

阿波羅神殿柱廊旁有座射手姿勢的阿波羅雕像,它是龐貝古城首批大型青銅器之一

這座是複製品,在拿坡里考古博物館那座雕像才是真品

20180124-DSC_0887.jpg

 

20180124-DSC_0891.jpg

 

20180124-DSC_0897.jpg

  

市政中心

人民的日常生活中心,龐貝的主要公共建築幾乎都在此區,例如管理市政及商業的機關也設在此處

20180124-DSC_0927.jpg

  

20180124-DSC_0933.jpg

 

20180124-DSC_0937-2.jpg

  

接著我們就拿著書本及地圖四處瀏覽一些高級住宅、私人宅第,這些建築都是相同的特色,畢竟是同一時期的建物

較富有的就是大庭院、羅馬柱,馬賽克、彩色壁畫

一般人家的可能就是兩間合併,還有地上有一些圖案,例如一隻黑狗或熊、孔雀及神話圖案

20180124-DSC_0840-2.jpg

 

20180124-DSC_0832.jpg

 

悲劇詩人之家

小心有狗,以玻璃窗圍著

20180124-2-DSC_0036-2.jpg

 

根據解說本上所說,悲劇詩人之家裡有大型神話主題以及壁龕

Nina試圖尋找幾個可能的入口,皆不得其門而入 

 20180124-2-DSC_0039.jpg

 

小噴泉之家

房屋主人地位相當崇高,柱廊庭院裝飾著視野寬廣的風景壁畫,有位專人盯著,不讓遊客太過接近

20180124-2-DSC_0160.jpg

 

20180124-2-DSC_0099.jpg

 

20180124-2-DSC_0175.jpg

 

受傷熊之家

20180124-2-DSC_0184.jpg

 

道德者之家

這是兩棟相連的房屋,可能是兩人所擁有,彼此訂立生活公約,牆上的畫作在考古博物館看過,海克力斯和女王歐斐爾

20180124-2-DSC_0220.jpg

 

加斯卡 朗古斯之家,公元前2世紀

客廳有一座由三根獅子雕塑的大理石桌腳,上頭刻上擁有者名稱,他是刺殺凱撒成員之一

20180124-2-DSC_0295.jpg

 

加斯卡 朗古斯之家壁畫,顯示當時的老人並不被重視,日子似乎不容易過

20180124-2-DSC_0297.jpg

 

果園花卉寢室之家

房屋有大面積的花園,壁畫上畫著各種植物及水果

20180124-2-DSC_0343.jpg

 

這一棵是無花果,上有蛇在棲息,蛇被譽為神及祖先的化身

20180124-2-DSC_0349.jpg

 

20180124-2-DSC_0314.jpg

 

我沒記住這是誰的家,應該是龐貝城中最大面積的馬賽克地板圖案

20180124-2-DSC_0316.jpg

 

20180124-2-DSC_0319.jpg

 

貝殼中的愛神之家(House of Venus in the Shell casa della venere in conchiglia)

20180124-2-DSC_0371.jpg

 

這幅壁畫是龐貝古城的代表,大約建於公元前一世紀,相當完整,女神全身赤裸,頭戴王冠,配有首飾

另外旁邊有持矛盾守衛的海神畫像,據調查,擁有者是當時很大的家族薩特利

20180124-2-DSC_0366.jpg

 

榮譽門

一般是獻給皇帝、表達感謝及忠心之用

20180124-2-DSC_0131.jpg

 

維圖提烏斯普拉西都斯之家熟食店

龐貝的商人與手工業者享有較高的社會地位,可以看到祭拜的神龕,上頭有商業之神墨丘利以及珍貴的壁畫

考古人員也找到櫃子裡的3公斤硬幣,應該是這家商店最後一筆收入,很明顯店家收入不菲

20180124-2-DSC_0340.jpg

 

20180124-2-DSC_0341.jpg

 

阿西麗娜熱食店

考古人員已經在龐貝城找到89家小酒館,均有銷售熱食

商店街的商家、居民很少配置廚房,所以這些提供熱食的酒館很受民眾喜歡

20180124-2-DSC_0029.jpg

 

麵包房之家

一樓做為製麵包廠,二樓作為居住,當時麵包業利潤豐厚,使用子拉磨,院子找到騾子的骨骸

20180124-2-DSC_0081-2.jpg

 

市苑浴場

在宙斯神殿背後,男女分開,分為溫水、冷水及熱水池 

20180124-DSC_0977.jpg

 

龐貝婦女浴後休息的廳堂(奧賽博物館資料庫下載)

這張畫作展示於巴黎的奧賽博物館,由法國畫家夏賽里奧所畫(懊惱啊,2016年參觀奧賽時並沒注意到這張畫)

這幅畫帶有慵懶及色情的氣氛,色調極其柔美

其背景便是龐貝城的市苑浴場,不過當時畫家沒注意到這座浴池是男士專用

20180411-2-0999-1.jpg

   

溫水浴室的壁龕之間使用男像柱支撐橫楣

20180124-2-DSC_0014-2.jpg

  

斯塔比亞浴場

規模很大,與現代的浴場相近,設有更衣室、冷熱水池及三溫暖,男女不同入口

 20180124-2-DSC_0267.jpg

 

斯塔比亞浴場天頂窗

 20180124-2-DSC_0270-2.jpg

 

20180124-2-DSC_0276.jpg

 

眾神殿

用於祭拜神祇及皇帝之用

20180124-2-DSC_0150.jpg

 

神殿前設有會議場以及大型空間,這是基座遺址 

20180124-2-DSC_0146.jpg

 

20180124-2-DSC_0154.jpg

   

公民運動

每年七月,龐貝市民就得選舉市政官員,牆上漆滿了紅色的競選告示

20180124-2-DSC_0332.jpg

 

露天劇場

建於公元前70年,可容納兩萬名觀眾,觀眾由樓梯進場,而格鬥士走底下通道

20180124-2-DSC_0382.jpg

  

20180124-2-DSC_0413.jpg

 

20180124-2-DSC_0396.jpg

 

 

20180124-2-DSC_0400.jpg

 

公元59年發生龐貝與附近鄉鎮流血鬥毆,因而被停賽十年

沒想到複賽不久後,公元79年維蘇威火山爆發,再也沒機會見到格鬥場了 

20180124-2-DSC_0411.jpg

 

遊客到這裡總是會靠著牆壁坐一會,畢竟座位沒開放進入,何況我們已經走了六個小時了

20180124-2-DSC_0423.jpg

  

大劇院

20180124-2-DSC_0489.jpg

 

火山爆發前,大劇院的想像圖,可以跟上圖做比對

20180122-2-DSC_0039.jpg

 

格鬥士營房,考古人員在這區域找到大量屍體,當時他們極可能正試圖奮力逃生

20180124-2-DSC_0532.jpg

 

20180124-2-DSC_0619.jpg

 

大型角力場(Palestra Grande)

就在露天劇場樓梯前,有十幾座門,用來培訓青年學子的體能智力場所,圍牆前種植大量梧桐樹及三面的羅馬柱

20180124-2-DSC_0444.jpg

 

西里庫斯之家

三具遇難者鑄像被展示於此,這是石膏鑄像,科學家將石膏灌入火山灰之人體空處而成,並非真正遺體

20180124-2-DSC_0555.jpg

 

龐貝從事商業、旅館、酒店及色情業的女性

公元一世紀,婦女已得到解放,不再是為丈夫之命是從,她們確信自己的地位與男人並無不同

麵包師與妻子,這位漂亮的女性左手拿著記帳本,右手拿著筆,時髦的捲髮劉海(本畫收藏於拿坡里考古博物館)

20180122-DSC_0927  

  

妓院

妓院的婦女大都來自希臘及東方的奴隸,妓院內還可看到許多幅色情壁畫

20180124-2-DSC_0570.jpg

 

妓院  二樓是主人與奴隸的居住之所,一樓則為肉慾交易之所

20180124-2-DSC_0574.jpg

 

維蒂之家(pompeii vettii house) 

維蒂之家有很多這類的壁畫,當時的僕人都是主人的財產,這位女僕被主人行使「初夜權」

20180124-2-925.jpg

 

還有許多壁畫,題材跟拿坡里考古博物館大同小異

大概就是維納斯和戰神馬爾斯、法爾內塞公牛的折磨以及海克力斯和女王歐斐爾

20180124-2-DSC_0465-2.jpg

 

20180124-2-DSC_0455.jpg

 

20180124-2-DSC_0474.jpg

   

在龐貝古城遺址上走了七個小時多,還有好幾個區域來不及參觀,古城裡有食物販賣,遊客來這裡飲食沒有問題

但我想不出來是否有吃午餐,只覺得兩腿沒力氣再走了

20180124-2-DSC_0583.jpg

  

龐貝無疑是世界上最美的考古學遺址,不過它也沒有給我們太多的震撼與不捨

它就是靜靜的躺在那裏述說兩千年前所發生的一件事 

20180124-2-DSC_0593-2.jpg

 

從參觀拿坡里考古博物館開始、走上維蘇威火山口,再到龐貝遺址現場

我們對龐貝的探索也告一段落了

明天就要離開拿坡里,北上佛羅倫斯(翡冷翠)

20180124-2-DSC_0622.jpg

 

晚餐在拿坡里火車站附近找了一家評價很好的義式料理

Ristorante Pizzeria Bar Franco

菜單只有義文,只能請女侍推薦,拿坡里的披薩果然很讚

20180124-IMG_20180124_184537.jpg

 

20180124-IMG_20180124_191147.jpg

 

下一篇佛羅倫斯觀看文藝復興三雄交鋒(學院美術館)  

上一篇拿坡里 新堡、散塔露琪亞海岸 

 

備註 : 旅行的途中總是會遇上莫名其妙的禁忌, 戴著這頂拿坡里買的帽子在其他都市走就時常被指指點點

維洛那餐廳經理提醒要小心,很可能會因為這頂帽子在暗巷挨黑棍

果然在威尼斯就被一位壯漢指著頭,怒氣沖沖的講了三次"Napoli no good",還擺出一副要打人的姿態

民宿主人很委婉的告訴我,戴Napoli帽子表示支持Napoli黑手黨 

不過並非所有義大利人都討厭拿坡里,一位米蘭餐廳女孩就特地跟我說,她來自拿坡里,以拿坡里為榮!

20180309-JUD_8012.jpg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