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5-1-DSC_0388

 

米蘭--聖盎博羅削聖殿、骨頭教堂 2018年2月5日

這是明天的行程,為了編排順暢,先寫在這篇

在我們看完《最後的晚餐》後,順路過來聖盎博羅削聖殿(basilica sant ambrogio)參觀 

盎博羅削也有翻譯成安波羅修,不過還是英文最好記(Ambrose)

公元4世紀時的羅馬公教(天主教)神職人員,也是公認的四大教會聖師(Doctor of the Church)之一

與米蘭有很大淵源,在米蘭很多地點都能看到以他為名的紀念碑、建築,而聖盎博羅削聖殿就是一例

 

聖盎博羅削聖殿前廣場正在大興土木,廣場將會成為徒步區,所有汽車都必須停到地下層

也許下次再來時將會有另一風貌

不過聖盎博羅削聖殿永遠不會變,部分公元四世紀就已存在的建築被保留至今

20180206-1-DSC_0180

↑聖心天主教大學前,人行徒步區

 

聖盎博羅削聖殿早期被稱為殉道者教堂,現址底下埋著為數眾多基督教殉道者

盎博羅削擔任米蘭大主教期間,為了安葬被羅馬迫害而死的教徒,在米蘭市郊建了這座教堂

當時這塊地非常荒涼,誰也想不到現在已經是米蘭的市中心,甚至變成以盎博羅削為名的教堂 

左邊那根白色大理石羅馬柱有著古老的傳說,跟魔鬼與清廉的盎博羅削之間的爭鬥有關

如果把耳朵貼近羅馬柱的圓孔還可以聽到地獄的轟轟聲響

20180206-1-DSC_0173

 

由正門進入,看到奇特的景象,聖盎博羅削聖殿竟然有兩座不同高度的鐘樓,不知道是什麼原因典故

從不曾見過一座教堂有兩座鐘樓,而且我的相機也拍不下完整的高度

20180206-1-DSC_0078

 

20180206-1-DSC_0169

 

20180206-1-DSC_0157

 

側廊牆壁上的浮雕已經脫落,有古老的氣息

另一側廊牆壁貼著應該是墓碑浮雕,不過一般這類墓碑是放在教堂地板上給人踩踏作為贖罪之用

可能是啦,我也沒懂那麼多~~

20180206-1-DSC_0088

 

20180206-1-DSC_0161

 

進入聖殿後,華麗的主祭壇講臺下的金壇,製於西元八世紀

正面金屬浮雕講述著耶穌、十二門徒以及四位福音使者的故事

另一面就是聖殿主人盎博羅削的生平事蹟

20180206-1-DSC_0108       

 

20180206-1-DSC_0107

 

穹頂精緻繪畫,我猜測這是來自威尼斯的畫風,一想到閃耀的金黃馬賽克便想到威尼斯

被講台擋到,退無可退,我無法拍攝全貌

教堂的官網做得非常好,尤其是虛擬實境的部分,到官網去就可以看到教堂的配置

20180206-1-DSC_0126

 

中殿兩旁各有一根花崗岩石柱,左邊石柱頭上立著一隻銅蛇,右邊柱頭上立著一個十字架圖騰

按照看板說明,摩西曾在沙漠中化身為蛇,保護同伴不受蛇的侵擾,教堂立此柱,意為此教堂受摩西庇佑

這條拜占庭風格銅蛇,製於西元六世紀,而於西元十一世紀被置於花崗岩圓柱上

 20180206-1-DSC_0098-2

  

20180206-1-DSC_0101

 

相傳,如果銅蛇醒來,爬下柱子,世界末日就開始了

不知道為甚麼有此一說,官方看板並沒有此說法

不過此說法似乎也沒錯啦,本來世界末日就是一日一日的接近,沒有什麼是永恆的,連太陽都有末日的那一天.

也有傳說,如果訪客抱著柱子便能得到健康,這說法我信了~~~

20180206-1-DSC_0095

 

右邊的十字架圖騰並沒有什麼傳說,純粹做為宗教示意圖騰,顯示這個教堂的屬性而已

20180206-1-DSC_0149

  

地下墓穴 

一副水晶銀棺內躺著三具聖體(骷顱),相片裡只看到兩具,最裡面那位被擋住了,只露出鞋子

穿白色長袍戴主教帽的,正是盎博羅削本人

兩旁是殉道者傑瓦修(Gervasio)與 普羅塔索( Protaso)

20180206-1-DSC_0116

 

盎博羅削死於西元379年,很明顯這具骷顱聖體已經有1600多年了

直接露出骷顱(頭、腳)令人感覺超怪異的,一般都會貼個金色面具啊

20180206-1-DSC_0117

  

教堂內西側廊(耳堂)須買票才能進入參觀,可能還有珍寶館,門票只要兩歐元

我們沒有進入,只在入口前拍照而已

20180206-1-DSC_0147

  

盎博羅削擔任米蘭大主教時期,受到皇權的倚重,甚至擔任皇帝的國師

這段期間,盎博羅削運用影響力說服狄奧多西一世宣佈羅馬公教(基督宗教)為國教

自此,盎博羅削大舉排除異己、驅逐異教,強佔異教徒的資產、沒收異教祭司的收入

在他任內異教徒無容身之地

基督宗教在西元四世紀後,從被迫害者成為迫害者

說偉大的宗教家寬容博愛,也不盡然啦 !!

20180206-1-DSC_0139  

 

離開聖盎博羅削聖殿後,前往骨頭教堂(Santuario Di S. Bernardino Alle Ossa)

還走教堂 ?

20180205-1-DSC_0393

Santuario Di S. Bernardino Alle Ossa

 

還是教堂,米蘭市區內並沒有太多的景點

這麼說似乎不太公平

應該說在走訪羅馬、拿坡裡、龐貝、佛羅倫斯、威尼斯、維羅納之後,米蘭已經沒有太多吸引人的特色景點了

而流行時尚又不在我們的口袋名單內 

骨頭教堂,應該說是骨頭祭壇,它只是一間小祭室而已

進入教堂後,往Ossario(屍骨罐子)指標方向走,否則會找不到

20180205-1-DSC_0392

 

中世紀開始流傳的鼠疫黑死病,一次再一次的侵襲歐洲,官員束手無策,當時歐洲總人口的40%死於黑死病

甚至當時支配歐洲的羅馬天主教會的地位也因此動搖,人民普遍認為教皇處置得太慢才引起大流行

20180205-1-DSC_0377

 

這些死於黑死病的遺骸被集中堆放,之後找尋處所安葬

骨頭教堂就是這麼來的

除了教堂,許多有名的廣場也都能看到黑死病紀念碑

20180205-1-DSC_0384

 

黑死病在18世紀突然從歐洲消失,目前普遍認為黑死病的病原體可能已經滅絕

然而在非洲、南美、東南亞,每年依然有一兩千個病例

可見鼠疫並未真正在人類的世界中消失

20180205-1-DSC_0382

  

不要誇張,骨頭教堂一點也不驚悚

人們不應該只看到這些遺骸就想到視覺上的衝突,或者只想到死後的世界

這不是骨頭教堂的原意

20180205-1-DSC_0386

 

骨頭教堂的建立,提醒人們公共衛生的重要性

預防勝於治療,多撥一些經費給公共衛生這區塊,給公衛人員真正的權力去執行

如果公衛做不好,再多的醫生也救不了

DSC_0227-1

 

晚上想吃生魚片,火車站超市的鮭魚壽司不太行

到Limone餐廳吃海鮮(http://www.ristorantelimone.it/)

從菜單點了Raw Fish,上盤一整尾龍蝦,下盤幾乎都是生鮮蝦貝類,生魚只有兩片~~

向服務員要沾醬(醬油 、哇莎蜜), 生鮮就得有這味

不過,沒有,純正義大利餐廳沒有亞洲的醬油,更不會有嗆鼻的哇莎蜜

服務員為我們調配了一整碗橄欖油沾醬,不過這味道不合啦

哪有人到義大利餐廳卻想日式吃法!! (XD)

不過海產只要新鮮就好吃,沒沾醬也很OK的~~

優雅老練的服務員,對餐桌擺盤有傳統義式的堅持,高水準的服務讓這餐小費付得心甘情願啊~~

20180208-1-米蘭 👜_180208_0030_0 

 

 20180208-1-米蘭 👜_180208_0035_1  

 

 

下一篇義大利終章--米蘭《最後的晚餐》 

上一篇踩公牛陰囊得好運(米蘭埃馬努埃萊二世拱廊)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 的頭像

那個那個什麼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