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1-3-DSC_0128 

讓我在威尼斯迷路 獨自狂歡慶祝

用孤單的舞步 編織成華麗的演出

就把自己放逐 在直覺的地圖

也不必去在乎 誰會是幸福歸屬    

許慧欣  威尼斯迷路 

 

在威尼斯迷路2018年2月1日

由穆拉諾島回鬧區的渡輪在F.te Nove碼頭下船,這區域是我們還沒來過的

剛好利用這機會鑽鑽小巷,尋找喜愛點

威尼斯有個特點,小巷子特別多,不要說地圖沒作用,連手機GPS在威尼斯都會亂跳

商用衛星的精密度遇見威尼斯的羊腸九曲也得敗下陣來

沒有在威尼斯迷路過,不能算來過威尼斯

20180131-1-DSC_1006

 

老巷子裡的圍牆斑駁脫落,在歲月和風雨中早已磨損了當年威尼斯的風光

就跟北京的老胡同一樣,即便老巷裡出過許多共和國的達官貴人,在歷史的浪潮下也早被遺忘

20180131-1-DSC_0997

 

20180201-3-DSC_0030

藏在老巷裡的老式鉛印模板店

 

20180201-3-DSC_0063

 

來回幾次彎過小路、走上小橋,被手機GPS搞得七葷八素,差點就要放棄尋找地圖上的「Marco Polo's Home」

直到看到河道上貢多拉船夫的手勢後才恍然大悟,Nina背後有著三角楣的建築就是我們的目標

20180201-3-DSC_0079

 

馬可·波羅是威尼斯共和國商人、旅行家及探險家,曾經擔任元朝的官員

試著進入建築內看看有什麼歷史文獻記錄之類的

其實馬可·波羅的家早已被「都更」,現在只剩一塊牌子留給後人緬懷那位東遊的偉大旅行家

20180201-3-DSC_0068

 

羅馬天主教的聖救主堂(Chiesa di San Salvador)位於狹窄的商店區內,完全沒有前廣場

退無可退,無法以很舒適的姿勢觀看教堂的正立面

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我們已經看過了太多盛名的教堂,一推門進入聖救主堂就感覺不太舒服

教堂內部很陰暗,空氣不流通,胸口有點壓抑,很快就走出教堂

20180202-1-DSC_0232

 

威尼斯早期相當風光富有,不過隨著海權沒落後,威尼斯風光不再

威尼斯共和國曾經被拿破崙入侵接管,沒多久又割讓給奧地利,後來又被拿破崙奪回,1814年又被奧地利占領

經過三十幾年後,威尼斯共和國宣布獨立,但共和國很快便被奧地利摧毀

這一顆卡在聖救主堂正立面的柱子底部的炮彈,便是共和國1849年宣布獨立時,奧地利軍隊炮轟威尼斯的證物

(與其沒有完善準備就宣布獨立,不如耐心謹慎等待時局的轉化 !!)

20180202-1-DSC_0231

 

Nina幫我選了一家中式餐廳,再不吃些熟悉的料理,恐怕胃腸就要罷工

玉花園中餐廳(Ristorante cinese Giardino di Giada)位於黃金宮(Ca' d'Oro)對岸的Calle dei Boteri小巷裡

沒想到已經在威尼斯鑽了幾天,還是走了許多次的冤枉路才找到

沒辦法,一到晚上,威尼斯太容易讓人迷路了

20180201-3-DSC_0128

↑威尼斯運河交通,在夜晚裡更顯得靜謐優美

 

20180201-3-DSC_0099

 

玉花園中餐廳,被評為四顆星的水準,價格不貴,口味很道地

那一壺香片更有畫龍點睛之效,蠻推薦的,我又活過來了

20180201-3-DSC_0083

 

20180201-3-DSC_0086

 

20180201-3-DSC_0089

  

20180201-3-DSC_0106

↑威尼斯里阿爾托橋附近的商店櫥窗 

 

20180201-3-DSC_0130

↑威尼斯里阿爾托橋

 

20180201-3-DSC_0122

↑威尼斯里阿爾托橋

 

走上里阿爾托橋(Ponte di Rialto)發現橋下西南方的街道很熱鬧,餐廳一家接著一家

滿臉笑容的服務員在街上對經過的遊客遞出菜單,這裡用餐的氣氛實在太好了

發現的太慢了,到威尼斯的第一天就應該來這裡晚餐的

果然威尼斯還有許多區域值得細細探索的

20180201-3-DSC_0140

↑威尼斯里阿爾托橋上

 

20180201-3-DSC_0135

↑威尼斯Riva del Vin的餐廳

 

20180201-3-DSC_0120

↑威尼斯Riva del Vin的餐廳

 

 

下一篇挑動味蕾的威尼斯魚市場(Campo de Pescaria) 

上一篇威尼斯---布拉諾彩色島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 的頭像

那個那個什麼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