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31-3-DSC_0810

 

威尼斯---總督宮與嘆息橋2018年1月31日 

貢多拉下來後,下一個目標就是嘆息橋,而嘆息橋必須由總督宮進入

總督宮紙門Carta Gate

象徵聖馬可的飛天獅與總督像裝飾的大門,以前這裡是張貼威尼斯總督及市政公告的地方 

20180131-3-DSC_0882

 

要不是想去走那條嘆息橋,應該不會進來總督宮(Palazzo Ducale),門票太貴了,如果加上語音導覽就要25歐元

來威尼斯真的會大失血,除非你只是在各景點門前逛逛、拍拍照

20180131-3-DSC_0917

 

總督宮是威尼斯共和國元老院總督的寓所,也是市政機關所在地,現在與隔壁的監獄已成為博物館

第一位威尼斯總督是由東羅馬帝國西元726年所任命

應該就是羅馬所謂的地方執政官,之後逐漸由世襲制演變成委員會遴選制

不過,我的腦筋實在想不出任何與威尼斯總督相關的歷史資料,可能威尼斯的地理及歷史與羅馬較沒那麼相關

或者是威尼斯太美了,以致於人們根本不談論有關於威尼斯的歷史

20180131-3-DSC_0869

↑威尼斯總督宮內部 

  

感覺這座博物館的動線有點混亂(其實每一座博物館在第一次參觀時,都讓人感覺動線有點混亂)

也可能是我們想先前往那座嘆息橋而直接亂闖也有關

先通過一樓大廳庭院,中間有座以鐵欄圍住的六角(還是八角)的設置,猜想是口水井,或者是噴泉

只是猜想,並沒有標示說明

總督宮就在斯拉夫人堤岸旁,亞得里亞海的潮汐天天都在這裡漲退,這樣還挖得到地下淡水嗎?

不管是水井還是噴泉藝術品,如果我是管理員,應該會編個傳說,讓遊客投幣許願,再去撈幣就賺翻了!!( XD)

20180131-3-DSC_0874

 

20180131-3-DSC_0857

  

一樓迴廊好像沒展覽,純粹做為辦公室使用,必須走上二樓才是參觀的開始

博物館內有一條建議的參觀動線及號碼,在許多房間展示了一些藝術和歷史圖畫

傳說威尼斯因為靠海貿易,政府與人民相當富有,每次看到「土豪金」的裝飾就會直接想到那就是威尼斯風格

總督宮經歷過文藝復興的黃金時代,裝飾極盡豪華

收藏品是以丁托列托(Tintoretto)和保羅·委羅內塞((Paolo Veronese)描繪的威尼斯的繪畫作品為

他們兩個都是藝術大師提香(Titian)的弟子

20180131-3-DSC_0764

  

我已經記不得哪座房間展覽了哪些,底下這些就是較有印象的作品

20180131-3-DSC_0756

↑ Il Paradiso(局部)(Tintoretto, 1588 – 1594)    丁托列托的《天國》

 

20180131-3-DSC_0690

Doge Antonio Grimani in front of the figure of Faith (局部)  Titian1575 – 1576

 

20180131-3-DSC_0757

威尼斯的神化(局部)The Apotheosis of Venice Paolo Veronese 1582 

 

20180131-3-DSC_0696

Sebastiano Venier giving thanks to the Redeemer after the Battle of Lepanto   Paolo Veronese1581 – 1582 

 

20180131-3-DSC_0695

Sebastiano Venier giving thanks to the Redeemer after the Battle of Lepanto (局部)   Paolo Veronese1581 – 1582 

 

20180131-3-DSC_0709

Pope Alexander III Meets Doge Ziani after the Battle of Salvore (局部) Francesco Bassano  1590-1594 

 

20180131-3-DSC_0739

Doge Giovanni Bembo in front of Venice Domenico Tintorettoc. 1616 

 

20180131-3-DSC_0735

The Lion of Saint Mark (局部)  Vittore Carpaccio1516 

 

20180131-3-DSC_0920

The Lion "andante" of St. Mark Donato Veneziano1459(所購買的明信片) 

 

20180131-3-DSC_0747

↑館內修護 

 

順著動線走,還有幾間是總督大套房(State Apartment),擺放總督工作及睡覺的桌椅陳設,之後走到軍械庫

威尼斯共和國以海洋立國,海戰當然是強項,有幾幅畫描寫當時的大戰役

畫家相當了不起,畫中人物之多,大概一輩子也數不完,這幾張只是局部拍攝

20180131-3-DSC_0759

The Battle of Salvore (局部)(Tintoretto first decade of the 17th century) 

 

20180131-3-DSC_0760

 

另外,也有一些頭盔、盾牌、刺刀以及槍砲,都已經是藝術品那一級了

20180131-3-DSC_0725

  

20180131-3-DSC_0721

  

20180131-3-DSC_0727

   

之後,走上連接兩座建築物之間的嘆息橋(Ponte dei Sospiri)

這座嘆息橋從外看,雖然老舊但也不是毫無可取

然而當從內部經過時,它就只是一座封閉狹窄的囚犯通道

20180131-2-DSC_0341  

 

20180131-3-DSC_0780

↑嘆息橋內部以石牆隔成南北各單向通道,每一單向各設兩扇對外窗 

 

囚犯在總督宮府接受審判後,經由這座通道走向監牢

有些文章說當時走上這條通道的都是死刑犯

不過因為我們沒看到標示說明,無法確認當時那些囚犯是不是都是死刑犯,也許只是聽候審判結果

20180131-3-DSC_0790

 

要說嘆息橋外的風景有多美麗都是騙人的

不過以囚犯的視角來看,失去了自由總是會讓人感受痛苦及無助,幾聲「早知如此」的嘆息是免不了的

20180131-3-DSC_0814

↑嘆息橋內部,囚犯的視角,大概就是看到麥桿橋,以及搖曳的貢多拉,還有較遠的聖喬治·馬焦雷島 

 

20180131-3-DSC_0776

  

20180131-3-DSC_0809

↑監牢牆上的囚犯刻字 

 

20180131-3-DSC_0843

↑監牢的展示品

 

20180131-3-DSC_0805

↑牢房的低矮入口 

 

人類天生具有劣根性,唯有失去或意識到即將失去時,才會珍惜所擁有的人事物

經由走上嘆息橋來警惕自己,好好的珍惜一直陪在你身邊的那些人,他們才是你一生的幸福來源

20180131-3-DSC_0806

  

下一篇威尼斯---海關大樓博物館 

上一篇威尼斯 -- 搖曳在大運河之上的貢多拉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 的頭像

那個那個什麼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