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7-1-DSC_0448-1

 

戴披紗的女子》佛羅倫斯彼提宮 2018127

昨晚回到酒店,從小袋裡取出門卡時竟然被塑膠硬片割破右手食指

傷口約1.5公分,流了不少血,血還滴到房門前,竟然有這種事

包紮上OK蹦後,幸虧Nina想到用浴帽裹住傷口,否則很多事情都不能做了(洗衣服而已啦!!)

不太想動,在房裡翻著書,翻到這一頁,第一眼看到畫中這位少女就覺得有點熟悉

她美麗的臉龐帶點微笑,柔美的膚色搭配上華貴的衣飾,簡直是世界上最理想的少女形象

任何人都會想知道她是誰,畫家又是誰

 img040  

  

Nina請出Google大神,這幅畫正收藏於佛羅倫斯的彼提宮,這麼剛好,就在佛羅倫斯

馬上更改今天的行程,飛奔前往(其實是搭巴士啦 

佛羅倫斯的巴士車票,機器上買1.2歐元,在90分鐘內可以無限次搭乘,只要第一次上車打卡就好

也可以向司機買票,但較貴,好像是2歐元 

20180127-2-DSC_0276

巴士有大有小,有位子坐就還好,遇上擠得要死的小巴士那就很慘

因為佛羅倫斯沒有地鐵,市內交通都得靠巴士,很多地方根本連公車巴士都不給進來

街道都是小小的,路面上鋪著青礫石,巴士的四個輪胎在石塊上不停的跳動

最後,為了確保早餐還能留在胃裡,我們提早下車走一段路卡實在  

 

彼提宮正面相當氣派,入口前有一片大面積的廣場

原本是一位銀行家的府第(未免太可怕,銀行業這麼好賺 !!)

20180127-1-DSC_0437

 

1549年,這位美第奇家族成員(托萊多·埃利諾拉,托斯卡納大公的夫人)買下了這座宮殿

現在館裡所收藏的藝術品幾乎都是美第奇家族在這時期所累積的

18世紀拿破崙曾經以彼提宮做為管理占領區的權力中心,館裡也有保留拿破崙所居住的房間

統一後的義大利國王將這座宮殿做為美術館,就是現在我們所看到的模樣

20180128-2-DSC_0656-1

本畫收藏於烏菲茲美術館,是隔一天拍的 

 

20180127-1-DSC_0599

↑拿破崙浴室

 

在廣場的右翼建築買票,這裡的門票分類有點複雜,有賣美術館的(就是彼提宮),有賣波波里花園的,還有什麼的

買在一起並沒有優惠,只是不用再走出來買,因為都是同一個入口

就先買彼提宮,看看時間夠不夠再來決定買不買波波里花園

20180127-2-DSC_0281

  

《戴披紗的女子》我們唯一的目標,一進入彼提宮就直接將手機的相片給管理員看

按照多位管理員的手勢一路直接走到這幅畫的面前

20180127-1-DSC_0442  

 

20180127-1-DSC_0448

 

《戴披紗的女子》Woman with a Veil

是由文藝復興大師拉斐爾所作,但至今仍無法確認畫中的她是誰

不過由華麗的禮服與配戴的珠寶可以確信她是位已婚的年輕貴婦 

我不知道怎麼形容這種感覺,畫中的她很像《蒙娜麗莎》,不是人很像,而是風格配置很像

達文西1503年在佛羅倫斯完成《蒙娜麗莎》,掀起風潮,得到最高榮譽

而這張《戴披紗的女子》是拉斐爾在1516年所畫,也是在佛羅倫斯

拉斐爾自己曾說他視達文西為學習的對像,猜想這幅《戴披紗的女子》一定跟《蒙娜麗莎》的出世有關

之後,《蒙娜麗莎》《戴披紗的女子》各領風騷數百年

 

我把書裡的評論一字一字的打下來

拉斐爾畫筆下貴婦的容貌極盡溫婉,光潤圓滿的雙肩,柔軟欲融的肌體,離塵出世的聖潔都給人以真摯無邪的愉悅感

統轄一切的,是一種天國仙界中的平和安靜,彷彿畫中人的靈魂從未掀起過狂亂的熱情

 20180127-1-DSC_0448-1

有位教授(還是校長)曾說對著名畫拍照是笨蛋,網路下載就有了

我大概理解他的想法,猜想這位教授可能是理工科的,注重效率與實事求是,但是可能忽略了感性這部分

當你在一張名畫前站了二十幾分鐘,聽了語音導覽,如果你有一部很厲害的相機

你一定會想要拍下這張名畫裡所喜歡的角度,甚至Zoom 到某個局部

不同的設定會呈現不同的效果,回去後還會一次再一次的在電腦前的瀏覽

按照自己喜歡的風格調白平衡,調清晰度,裁切大小,抹掉相框反光的部分,從眾多的相片中找出一兩張合意的

這些繁複過程都會讓觀賞者更深入了解喜愛這一幅畫,這絕對不是網路下載能比的

雖然我的相機只是最低階的單眼,比手機還低價

就以這幅《戴披紗的女子》而言,我個人就以不同的設定及角度,對著這幅畫按下36次快門 

龍生九子,各有所好;說人笨蛋,也許更加顯示自己的認知狹隘不足

  

雖然今天已經預定要去爬大圓頂,時間較緊

但彼提宮門票13歐元,算很貴的那級(更有名氣的烏菲茲美術館才8歐元),不能隨便看看就走啊

以下是部分當天所欣賞的畫作,也有一些拉斐爾的作品,比較常看到,較有印象

 

聖母與聖子 The Granduca Madonna 1504 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29

 

《紅衣主教比比安拿肖像 Portrait of Cardinal Bibbiena》1504-1505 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82

 

《一個女人的畫像Portrait of a Woman》1505-1506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91

 

《阿尼奧洛.多尼 Agnolo Doni 》1506 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59

 

《馬達萊娜多尼肖像 Portrait of Maddalena Doni 》1506 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64

 

《天篷下的聖母與聖子Madonna of the Canopy》1507-1508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70

 

《椅上聖母子 Madonna della Seggiola》1514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76-2

 

《托馬索肖像 Portrait of Count Tommaso Inghirami》1516 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55-1

 

《以西結的異象Vision of Ezekiel.》1518拉斐爾

20180127-1-DSC_0567

  

《教皇朱利葉斯二世的肖像Portrait of Pope Julius II》1545年提香模仿拉斐爾的畫作(COPY)

20180127-1-DSC_0474

 

懺悔的抹大拉Penitent Magdalene(1531-1535)  提香(Tiziano Vecellio)

提香在漫長的職業生涯中經常複製悔罪中的瑪利亞抹大拉,這幅畫本可能是提香最古老的原型之一

這幅畫也被批評太過色情嫵媚

20180127-1-DSC_0490

 

一個年輕男子的畫像Portrait of a Man  提香

20180127-1-DSC_0501

 

《戰爭的後果 The Consequences of War》局部   1637 - 1638魯本斯 Peter Paul Rubens

20180127-1-DSC_0519-2

  

雙人畫像,佛羅倫斯畫派 1520-1530

20180127-1-DSC_0468

 

《聖彼得流淚 San Pietro in Lacrime》 Bottega del Guercino 

20180127-1-DSC_0533

   

《聖弗朗西斯 St Francis of Assisi1645

20180127-1-DSC_0607

 

 

下一篇佛羅倫斯 波波里花園 

上一篇佛羅倫斯---香水商店、牛排店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