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3-DSC_0700.jpg

 

拿坡里新堡、散塔露琪亞海岸 2018123

回到拿坡里中央車站後,轉搭地鐵1號線,經兩站下車,出口就是新堡(Castel Nuovo)

義大利人稱新堡為Maschio Angioino

矗立在海岸前的新堡確實獨特,在羅馬還從未看過類似型態的城堡 

20180123-DSC_0481.jpg

 

在新堡周圍繞圈找拍照點,左邊為陰影處,一半亮一半暗

往右邊的停車場走,這方向較順光,不過也沒有很好的縱深

20180123-DSC_0506.jpg

 

在停車場入口被五六個很嗨的義大利年輕人攔截

20180123-DSC_0510.jpg

 

他們看我在取景,索性跑到我鏡頭前,把自己當模特兒走秀,要求我幫他們拍照

一開始有點擔心會不會在事後勒索費用

20180123-DSC_0512.jpg

 

在被拍了幾十張後,還要求跟攝影師合影

問他們要不要這些相片,搖手

也許西方人較放得開,快樂也較容易取得 

20180123-DSC_0521.jpg

 

新堡有對外開放,櫃台阿伯沒硬幣找零,就在門票上寫字,等離開時再憑門票取回(應該開放刷卡啦)

 20180123-DSC_0656.jpg

  

靠海這邊的一樓展館,經由透明玻璃地板看到一些礁石、遺跡,很明顯城堡建築在臨海的礁石地基上

它是拿坡里王國第一位國王查理一世的住所,由法國建築師所設計,1282年完工,距今約有700多年歷史

之後城堡易主多次,不過我記不得那麼多的歷史,總之這座城堡今天成為文化活動的場所,也是市立博物館的所在地

20180123-DSC_0545.jpg

 

參觀新堡博物館有幾個展館可以選擇,軍械庫大廳,帕拉丁、聖芭芭拉教堂,監獄

以及舉辦展覽和文化活動的查爾斯大廳和薩拉德拉涼廊 

我們在城堡裡快速移動探索,想要盡快找到靠海這邊的對外陽台

20180123-DSC_0601.jpg

 

城堡建於拿坡里灣,對岸便是維蘇威火山,早上才走上火山口,現在隔著一座海灣,更能理解相對位置

20180123-DSC_0562.jpg

 

20180123-DSC_0580.jpg

 

20180123-DSC_0571.jpg

 

20180123-DSC_0567-2.jpg

 

對城堡右翼二三樓的藝術畫廊較有興趣,這幾年也看了不少美術館,越看越有心得

這次關於宗教的圖畫大部分就直接跳過,畢竟在羅馬五天已經看了不少,底下對幾張畫較有印象

20180123-DSC_0654.jpg

  

亙古永恆(Sergio Sorgini - Archeologia-atemporale)

20180123-DSC_0549.jpg

  

聖母瑪利亞 The Virgin Mary 1320-1330 ( 義大利畫家Pietro Cavallini)

20180123-DSC_0605-3.jpg

 

天使(12世紀) ( 義大利畫家喬托Kunst nach Giotto) 

20180123-DSC_0606-3.jpg

 

聖約瑟之死Death of Saint Joseph (16世紀)  (義大利畫家Paolo De Matteis曾擔任那不勒斯西班牙總督的職位)

聖約瑟是耶穌的養父

20180123-DSC_0616.jpg

 

20180123-DSC_0628.jpg

↑受傷的加里波底黨員(un garibaldi ferito 1862)   (義大利畫家Antonio Migliaccio Girifalco 1830-1902)

 

20180123-DSC_0631.jpg

↑Cesare Mormilerm,幫人民解決因宗教裁決產生的糾紛 (1820)   (義大利畫家Edoardo Tofano)

 

20180123-DSC_0634.jpg

↑修女(Monaca)  (義大利畫家Vincenzo Marinelli)

 

20180123-DSC_0637.jpg

↑拿坡里往事(Vecchia Napoli)  (義大利畫家Vincenzo Caprile)

 

20180123-DSC_0641.jpg

↑森林的喜悅(Bosco con ter contadine 水彩)  (義大利畫家Giovanni Battista Filosa)

 

20180123-DSC_0651-2.jpg

↑在美麗的面前,所有的兇狠都消失了(Innanzi al bello ogni ferocia e spenta)  (義大利畫家Teofilo Patini)

 

20180123-DSC_0649.jpg

↑海岸邊的房子(case a posillipo) (義大利畫家Federico Cortese)  背景是正在噴發中的維蘇威火山  

 

拿坡里灣的散塔露琪亞區具有美妙的海岸風景,由新堡沿著海岸線走過來大約20分鐘   

 20180123-DSC_0578.jpg

  

20180123-DSC_0678.jpg

   

20180123-DSC_0685.jpg

 

20180123-DSC_0725.jpg

 

20180123-DSC_0727-2.jpg

  

20180123-DSC_0736.jpg

   

20180123-DSC_0746.jpg

   

位於散塔露琪亞海岸的蛋堡離我們太遠,走不到 

最後一位西羅馬皇帝應該會很慶幸被流放在此,不用殺戮,不需餐風露宿,晚餐後在海岸旁與愛人走走海灘

人生還有什麼比這更好? !! 

20180123-DSC_0755.jpg

 

其實散塔露琪亞海岸並沒有很大的地標特色,但沒特色也是它的特色,遊客不用為了尋找某個地標而忙碌

唯美、和諧、寂靜絕對更勝於人工地標

也許因為人在國外,無俗事干擾,的確有不凡的感受,自然而然的哼起了那首

夜已深欲何待?快回到船上來,散塔露琪亞,散塔露琪亞……

(喉嚨都啞了,還學聲樂家拉高音 XDDDD) 

20180123-DSC_0700.jpg

↑散塔露琪亞海岸上的蛋堡(Castel dell'Ovo)

 

20180123-DSC_0741.jpg

↑散塔露琪亞海岸上的蛋堡(Castel dell'Ovo)

 

走回新堡地鐵站時,天已黑了

這一帶還有許多王宮式的建築正在整建,不過因為周遭景物太亂太窄,看起來不是很優,唯獨夜晚的新堡依舊迷人

20180123-DSC_0783.jpg

 

20180123-DSC_0785.jpg

 

20180123-DSC_0802.jpg

  

下一篇龐貝古城(Pompeii) 2018年1月24日 

上一篇走上維蘇威火山、赫庫蘭尼姆 2018年1月23日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