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興達港交貨,因貨櫃晚到2小時,利用這段空檔,到崎漏灣看人釣魚。這個地方消波塊雖然有點斜度但不高,應該是相對安全的釣場。


 


      釣客不多,選個較遠位置以免擾人雅致 看一位不認識的老釣客釣魚,這位老手架5支遠投竿,中魚希望很大。無奈釣況極差,過了1小時,沒有任何動靜。正思考要不要走人時,其中1支竿尾動了一下,那位老手衝過去要揚竿,就在那時,在消波塊上翻了個跟斗(不是滑倒,是向前翻跟斗),頭倒插入兩塊消波塊之間,兩腳插入消波塊的圓洞內,整個人都在水面以下,看他猛力掙扎但似 乎頭也被夾住,10幾秒過去了,頭還沒起來。


 


     該區域除了他之外,就只有我在現場,急忙過去要拉他一把,幸好,這時他已成功掙脫,右耳都是血,傷口撕裂,一定是猛拉而被尖銳的蚵石割傷,我要打電話叫救護車卻被他阻止,只用面紙壓住傷口,繼續與魚搏鬥,還笑著對我說:「險沒命!」。


 


     點完貨後又來看他,遠遠的就看到他笑著在向我揮手,另一手還抓著一條小魚,說終於釣到一條了,那種神情就像射鵰英雄裡面的老頑童周伯通,容易滿足的人,容易得到快樂


    


     看著地上一團沾著鮮血的面紙,望著面前這位充滿釣魚熱情的前輩,想想,不釣魚的人很難理解這種熱情但真的要注意安全。


 



看似安全,稍微疏忽  危險就來  即使是老手也是如此



崎漏灣到了冬天,海水特別清澈但釣況很差



不認識的前輩架5支遠投竿



另一邊也只有兩位年輕釣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 的頭像

那個那個什麼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