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204-1-DSC_0346

 

米蘭---斯福爾扎古堡(聖殤) 2018年2月4日

昨天很晚才到米蘭,從火車站出來後就有些非裔喝酒騷擾遊客,非常多的街民蓋著被子躺在站前廣場大廈騎樓睡覺

雖然沒有對路人有冒犯的動作,但如果一踏入這座城市的第一個印象是如此,就很難讓人對米蘭有多大的想像及期待

住在Hotel Flora,略貴一些,每晚大約70歐元,搭地鐵出入超方便,附近有幾家餐廳都蠻好的

到Ristorante Taiwan(台灣餐廳)用餐,很驚訝有不少台灣人在非英語系的義大利讀書交換學生

也許時尚設計正是米蘭的強項

  

難得今天有個好天氣,氣象預報明天會下雨,那就把在米蘭的戶外活動全安排在今天,明天再走室內行程

斯福爾扎古堡(Castello Sforzesco)相當氣派,一般在市區應該很難找到這麼大規模的古城堡

20180204-1-IMG_20180204_103246

手機的全景功能才拍得下

  

斯福爾扎家族在文藝復興時期統治著米蘭,還記得嗎? 達文西在不得志時就是受到盧多維科·斯福爾扎的資助才來到米蘭

也因為在米蘭恩寵聖母教堂那幅壁畫《最後的晚餐》開啟了達文西傳奇的一生

可以說達文西的的成就要歸功於斯福爾扎家族的賞識

20180204-1-DSC_0291

 

20180204-1-DSC_0287

 

20180204-1-DSC_0301

菲拉里特塔The Filarete Tower

 

20180204-1-DSC_0305

↑盧卡貝爾特拉米所製作的斯福爾扎徽章與Luigi Secchi雕刻的聖安布羅斯雕像

 

20180204-1-DSC_0304

↑Filarete塔,由Luigi Secchi的Umberto I國王的騎馬浮雕

 

進入斯福爾扎古堡免費,但參觀附設的展館群就要各別買票

其中有Pinacoteca 展館是屬於必看,展出米開朗基羅一生最後的雕塑作品Rondanini Pietà(聖殤)

達文西的手繪稿以及天花板畫的「木板室」(Sala Delle Asse)

20180206-1-DSC_0184

↑斯福爾扎古堡後門(北門)入口

 

20180204-1-DSC_0365

↑斯福爾扎古堡內城

 

看到隊伍就跟著排隊買票

原來今天是每個月的第一個星期天,免費參觀,賺到了,早知道就去排最後的晚餐

因為時間還早,遊客並不多,前進的速度蠻快的

20180204-1-DSC_0511

 

20180204-1-DSC_0295

↑斯福爾扎古堡的Rondanini Pieta Museum 聖殤海報布條

 

米開朗基羅共有四座Pietà(聖殤)作品,這次來義大利全看到了

這一座隆旦尼尼聖殤(Rondanini Pietà聖殤)是他人生中最後的雕塑作品

之所以被稱為Rondanini是因為這個雕塑在公元2015年前一直被放在羅馬Palazzo Rondanini的庭院中幾個世紀

20180204-1-DSC_0326

Rondanini Pietà

 

米開朗基羅所做的四座聖殤很不一樣,從早期青春美麗的聖母臉龐及完美滑順的皮膚到最後這一座變成粗糙模糊的「影像

一些評論認為這正反映這位行將就木的藝術家面對死亡的態度,不過也有不少人認為這是米開朗基羅未完成的作品

20180204-1-DSC_0328

Rondanini Pietà

 

20180204-1-DSC_0346

Rondanini Pietà

 

看似平凡到不行的展示基座,其實是精密且複雜的設計

聖殤的基座可以承受比現有最大(還高出幾級)的地震,再大的地震都傷害不了

當初博物館團隊以最頂級的方式迎接這座藝術家最後的作品,從選址到保護措施可說是煞費苦心

還先複製了一座相同的雕像,完完整整的模擬各項變數,把任何可能出錯的問題都預先解決

最終更把各項保護機關隱藏,讓世人在觀看時沒有任何壓力,這真的厲害了 !!

20180204-1-DSC_0459

 

20180204-1-DSC_0461

 

原本計畫接著到森皮奧內公園 (Parco Sempione)優雅的散步,但今天的各展廳都免費參觀

千萬不要糟蹋了這個機會,繼續探索這座城堡的收藏

畫廊

20180204-1-DSC_0496

 

這次來義大利看了很多宗教繪畫雕塑,每次看到聖母的畫像都會注意到一點,從沒看過聖母正面張眼

似乎聖母總是略為低頭,眼睛閉上或者微張,不知道原因為何,感覺這是描繪聖母的潛規則

也許畫家認為聖母預知耶穌的命運而顯示憂傷,又或者畫家認為聖母是站在雲端看底下芸芸眾生,眼睛當然是向下微張

 

《Vingin and Child》這幅畫雖然署名為拿波利塔諾(Francesco Napoletano)

但一般認為這是達文西與學生拿波利塔諾合作的畫作

20180204-1-DSC_0444

Francesco Napoletano, Madonna Lia, Milano, Castello Sforzesco

 

20180204-1-DSC_0451

《Vingin and Child》這幅畫背後有達文西的名字

 

20180204-1-DSC_0491-2

↑《Madonna and Child St John and the angel》Marco d'Oggiono

 

20180204-1-DSC_0482-2

↑ Martyrdom of St. Sebastian (c.1485), Brera, Milan Vincenzo Foppa

 

20180204-1-DSC_0479-2

Virgin of the Book c. 1475, MilanVincenzo Foppa 

 

20180204-1-DSC_0487-2

Madonna and Child with an angelVincenzo Foppa

  

20180204-1-DSC_0499-2

↑《Madonna and Child 》Carlo Francesco Nuvolone 

 

公爵庭院一樓,家具和木製雕塑博物館

15世紀典型宮殿的彩繪房間天花板,20個星座代表,行星和黃道十二宮,這是一個很罕見的圖像

20180204-1-DSC_0505-2

倫巴第畫家,行星和生肖標誌, 15世紀

 

牆壁上敘述一個中世紀故事,薩魯佐侯爵與一位美麗而年輕的平民格麗澤爾達結婚

薩魯佐侯爵強迫她忍受可怕的殘忍和屈辱,借以衡量她的忠誠和順從

20180204-1-DSC_0506

倫巴第畫家,格麗澤爾達的故事, 15世紀

  

20180204-1-DSC_0447

 

20180204-1-DSC_0367

戴皇冠的蛇與鷹,斯福爾扎家徽

 

20180204-1-DSC_0472

Dinner Service(好想買一副,回家吃水果用)

 

20180204-1-DSC_0470

梅杜莎之盤

 

一個巨大的騎士坐在強壯的駿馬上

貝爾納博·維斯孔蒂(Bernabò Visconti 1323年至1385年)米蘭的統治者

20180204-1-DSC_0429

 

 

20180204-1-DSC_0369

卸下聖體

 

20180204-1-DSC_0370

聖母哺乳

 

兩位天使(Giovanni Antonio Amadeo)

阿馬德奧有許多膾炙人口的作品,米蘭大教堂建築本體及雕塑出自其手

20180204-1-DSC_0375

 

以前看這些意象還不太懂,現在一眼就能認出這是福音傳道者馬太,馬克,路加和約翰

多看還是會有進步的

20180204-1-DSC_0438

 

20180204-1-DSC_0432

 

20180204-1-DSC_0435

還有這種石像,手勢太像東方的佛像啊

 

武器室

20180204-1-DSC_0379

 

20180204-1-DSC_0380

 

20180204-1-DSC_0386

 

20180204-1-DSC_0389

 

20180204-1-DSC_0391

 

20180204-1-DSC_0397

 

就說嘛,一座名不見經傳的噴泉就可以收到無數善男信女的「敬仰

20180204-1-DSC_0412

城堡中騎樓塑像

  

至於達文西的手繪稿以及天花板畫的「木板室」(Sala Delle Asse),這次我們沒有機會看到

一開始以為我們錯過了,來回走了幾次就是沒找到

其實是整修中,義大利文真是令人難以親近啊

20180204-1-DSC_0440  

 

已經到旅行的最後幾天,我們實在走得有氣無力,斯福爾扎古堡實在有太多太多的展示品

門票也很佛心,相當值得參觀 

在城堡外廣場買了簡單的午餐,小餐車竟然會有這麼好吃的餐點

餐巾紙顯示這家Minibar已經有46年的歷史了

20180204-1-DSC_0547

 

廣場逐漸聚集群眾,看起來是是很和平的族群訴求

即使如此,當混入群眾中拍照仍然有點怕被揍(XD)

20180204-1-DSC_0584

 

20180204-1-DSC_0546

  

20180204-1-DSC_0580

 

義大利很少發生恐攻行動,據說是因為警察長期和黑手黨交手

這些經驗在對付「伊斯蘭國」等極端分子時派上用場

即使如此,從羅馬到佛羅倫斯、威尼斯到米蘭,每個大景點都有武裝軍人背長槍警戒

反而是常發生恐攻的德國就從沒看過軍人戒備,真是奇妙

20180204-1-DSC_0575

 

再到城堡後方的森皮奧內公園走走,星期天的公園被做為兒童樂園

公園北方的和平之門(Arco della Pace)也是凱旋門的形式

據說和平之門與兩位拿破崙以及奧地利皇帝有關,喂 !  有沒有搞錯,這裡是義大利的米蘭啊

一座凱旋門就這麼難懂,歐洲歷史簡直是一整本的天書啊 !!

20180206-1-DSC_0190  

 

20180206-1-DSC_0202

↑斯福爾扎古堡東門(北門)入口,是那種護城河懸吊門的形式

 

20180206-1-DSC_0199 

↑斯福爾扎古堡東門(北門)入口,是那種護城河懸吊門的形式

 

下一篇走上米蘭大教堂屋頂 (上) 

上一篇維羅納圓形競技場(Verona Arena)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 的頭像

那個那個什麼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