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127-2-20180127-1-DSC_0978-1

登上百花教堂大穹頂以及喬托鐘樓 (佛羅倫斯) 2018127

走出彼提宮、波波里花園後,往百花教堂的方向前進,老橋(Ponte Vecchio)連接阿諾河的兩岸

老橋橋上竟然有店面,太厲害了吧,以前是賣豬肉,現在則是賣金器、銀器、項鍊珠寶,時代的落差也太大了

幸好老橋兩側不是全部被店家給包了,中間還有一段可以欣賞阿諾河的水岸景色

天主聖三橋(Ponte Santa Trinità)看起來也是很古老的拱橋,橋上沒店面,覺得比老橋更來的雅致韻味

畢竟老橋這樣蓋,看起來根本就沒有古橋梁的風情,就只是一排房屋建在河上罷了(布拉格的查理大橋完勝!! ) 

20180129-3-DSC_0480

在米開朗基羅廣場上看到的佛羅倫斯水岸景色,第一座橋便是老橋

 

20180127-1-DSC_0807 

↑天主聖三橋(Ponte Santa Trinità)在二戰時被撤退的德國軍隊摧毀,1958年完全以原來的石塊仿真重建

 

20180127-1-DSC_0809

 

20180127-1-DSC_0819

老橋上的金器、銀器、項鍊珠寶店面

  

佛羅倫斯的三明治被稱為panini

裡面所包的青菜有很輕爽的口感,再來一杯義大利卡布奇諾,太合口味了,我可以吃很多個不會膩

因為印象模糊了,只記得好像有很多種不同餡料及口味

20180127-1-DSC_0803

   

前天在聖母百花聖殿的周圍繞來繞去,沒辦法,就是找不到任何一個角度能把教堂與鐘樓及洗禮堂給看全

這座教堂位於市中心,兩旁的建築都離它很近,,拍下來的相片總是缺東缺西的

而且、而且,這座大教堂有個很有名的大圓頂,得繞到教堂的西北方或西南方的街口才能看到一點點樣貌

雖然感覺很奇特,但其實也沒有什麼不好,宗教建築不應該講究氣派,應該是要真正進入人民的生活圈裡

不應該像Pisa的三大建築,古玩般的被供起來膜拜的感覺(昨天才去Pisa,今天就講它的壞話)

20180127-1-DSC_0965  

  

所以早上在波波里花園看到大教堂與鐘樓的全貌時特別興奮

但是說看到全貌也有點言過其實,這是用相機200mm端拍的,離的有段距離

要真正觀看大圓頂,最好的方式就是爬上去,爬大圓頂須預約,前天到佛羅倫斯就買好票也預約了

在面對大教堂正門的左側隊伍,第一條是要排隊進入教堂的,第二條才是要登上大圓頂

20180127-1-DSC_0755  

  

20180129-3-DSC_0159

登大圓頂允許帶包包,受檢

 

20180127-1-DSC_0833

↑大穹頂壁畫

 

藏在基座與穹頂間的463階樓梯,不能說很高,但也不是很輕易就能到達

不要幻想在攀登的過程中還能看到什麼景色,幾乎全程都在封閉的水泥狹道中前進

20180127-1-DSC_0838

 

我們很努力的找尋「拉斐爾到此一遊」的刻字(沒找到)

拉斐爾年輕時在登上大圓頂過程中,曾經在某個對外窗刻字,想不到大師也有調皮的一面

但實在無法確定是在哪個透氣窗,猜想應該會被表框起來 

20180127-1-DSC_0830

 

20180127-1-DSC_0960

 

大教堂及圓頂是由布魯內勒斯基(Brunelleschi)所設計

請原諒我們跟這位什麼司機的不太熟,我們唯一知道他的事蹟是後來在參觀博物館所看到的影片紀錄

布魯內勒斯基與多位國家的大建築師當時在競標教堂承建的過程中耍了詐

他們打賭誰能在光滑的大理石桌上將雞蛋豎起來,誰就拿走標案

前面的對手沒有人成功,排在最後的布魯內勒斯基以很嚴肅的態度將雞蛋直直的往桌上一撞

桌面只剩半顆雞蛋直立著,這半顆雞蛋正是現在大圓頂的外型

20180129-3-DSC_0291

 

當鑽上最頂層的採光亭時,一切都值得了

果然旅行就是要參考天氣的狀態安排行程,今天的陽光燦爛,心情好得很

再一次伸出手指,與Nina辨識著佛羅倫斯天際線下的每一棟建築

紅屋瓦下的佛羅倫斯城蘊含著15世紀文藝復興的起始動力,震撼全世界

20180127-1-DSC_0951

  

20180127-2-20180127-1-DSC_0978-1

 

20180127-2-20180127-1-DSC_0989

  

20180127-2-20180127-1-DSC_0974

↑圓頂上的採光亭,全採用白色大理石所做,重達80公噸

  

20180127-1-DSC_0984

採光亭其實還蠻寬的,有圍著到腰部的鐵欄杆,即使有懼高症,也不會有問題

 

20180127-1-DSC_0944

 

20180127-1-DSC_0930-1

   

20180127-1-DSC_0895

 

 20180127-1-DSC_0947

  

20180127-1-DSC_0879

↑佛羅倫斯市區鳥瞰

  

20180127-1-DSC_0917

↑佛羅倫斯市區鳥瞰

  

20180127-1-DSC_0918

↑猶太教堂(Comunità Ebraica di Firenze)

 

20180127-1-DSC_0921

↑聖十字聖殿(Basilica di Santa Croce di Firenze)

 

20180127-1-DSC_0912

↑美第奇小聖堂(Cappelle Medicee)   

 

20180127-2-DSC_0072

↑舊宮Palazzo Vecchio

 

20180127-1-DSC_0904

    

大圓頂走下來後,由教堂的南側門出來,走出教堂後就遇上喬托鐘樓的排隊人龍

趁著天氣好(明天將會是陰天),就排隊吧(排了大約30分鐘),再拼老命走414階上喬托鐘樓

20180127-1-DSC_0889

↑百花教堂以及喬托鐘樓

 

20180127-2-DSC_0138

鐘樓前不只有排隊人龍,還有年輕人的活動,真是熱鬧,教堂周邊的商店荷包滿滿的

 

上喬托鐘樓不需預約,開到19:00 ,但下午三四點肯定是最佳的登樓時刻

14世紀建造的鐘樓是由喬托所設計,他是當時最有名的畫家之一

當時的分工應該沒有那麼細,有名的畫家也是建築設計師也常見

20180127-2-DSC_0162

↑喬托鐘樓

 

20180127-2-DSC_0109

↑喬托鐘樓

 

20180127-2-DSC_0118

↑喬托鐘樓

 

喬托鐘樓與大圓頂互相鼎立對望,在鐘樓頂樓就可以明確知道誰較高

有些遺憾,在喬托鐘樓頂,除了能面對面觀看大圓頂的採光亭之外,展望並不如大圓頂來的好

而且鐘樓的觀景樓上架著網孔很密的鐵網,相機鏡頭伸不出去,(手機鏡頭還可以加減拍)

了解到長立方體的喬托鐘樓,如果相機或物品掉下來,對底下的遊客將會是個重力加速度的災難

但能不能考慮像Pisa斜塔上鐵網之間留幾個空隙,讓大家可以安心拍照又不會危害他人

20180127-1-DSC_0881

 

 

20180127-1-DSC_0857

  

20180127-1-DSC_0861

 

20180127-2-DSC_0092

   

連續往上走了877階樓梯(463+414=877)對上了年紀的人是個挑戰,還得走一樣的階梯數下來

一直走一直走,很累人,在鐘樓裡找個位子坐下來休息等待日落

暖色調的落日總是給人溫馨的感覺,在高處觀看日落感覺又更加的踏實,不虛此行

20180127-2-DSC_0127

  

 20180127-2-DSC_0150

   

20180211-2-JUD_8004

在聖母百花聖殿的紀念品店買了一個杯子

 

下一篇佛羅倫斯 洗禮堂、傭兵涼廊  

上一篇佛羅倫斯 波波里花園 

 

附註: 個人覺得在喬托鐘樓觀看日落並不合適,有鐵絲網擋住,最好在日落前一至二小時登大圓頂最合適

因為那時候360度都很清楚,觀看喬托鐘樓時也還未背光,日落光芒視野不會被鐵絲網阻擋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 的頭像

那個那個什麼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