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0521-JUD_2140

提早離開色達,前往丹巴 2017年5月20日

原本計畫今天早上還要上佛學院聽一段漢語經文,接受開釋,為自己及家人祈福,也要去見副院長

後來還是接受酒店的建議,儘早離開色達

進入色達的車輛必須在檢查哨停車,接受身分查核,而離開色達的車輛可以直接通過檢查哨,不須停車

也許根本就沒我們預想的那麼嚴重,也可能是自己嚇自己

也會擔心中國的公安會不會辦事不按規章來,把小事給辦大,或者藉機生端

不管如何,在通過檢查哨後,我們的心情又回復原來的輕鬆愉快 

 

這是佛學院喇榮停車場拼車車資表,佛學院上下山的交通車巴士司機在輪班空檔時教我怎麼看

他一一解釋,還特別強調佛學院裡的藏人拼車師傅都是規規矩矩的,不會超收

其實我也認為藏人普遍比漢人老實可靠,不需費心設防

20170519-DSC_0122

 

按照地圖,我們要去丹巴就應該先拼車至八美,再轉車進去丹巴

不過事情不是想的這樣,這只是標註價錢,拼車還是得拆成幾段,由不同的師傅承載

我們這一車,除了我們兩人之外,都是佛學院的學生,先一起拼車前往爐霍

之後由師傅在到達前幫我們連絡下一站的拼車,最終到達丹巴

感覺這是很成熟的拼車系統,只要跟師傅講,只要不是很晚,一般都可以拼得到下一段

20151009031245610

 

由色達到丹巴共拼了四輛車,色達到爐霍,爐霍到道孚,道孚到八美,八美到丹巴

每次都是在一個停車場交換旅客,也可以稱之為「旅客交換中心」

有時要等很久才能湊足旅客上路,也有時會超載嚴重(不常見),不得已時,一排三人座位也會硬擠入四人

在鞍馬勞頓、車行多日後,長途拼車特別容易感覺疲倦,這趟也是我們在這次四川旅行中最後一次搭拼車

 20170520-DSC_0275

↑八美拼車轉運站

   

DSC_0273

↑高原之舟 氂牛過馬路 

   

這位藏人師傅非常可靠,非常有耐心,完全可以處理任何突發的事情

我們因為某件事可能必須中途耽擱三小時

這位藏人師父竟然願意不加任何費用打算與車上其他的藏人乘客一起等我們處理好才繼續開

幸好後來事情順利解決,完全沒耽誤大家的時間

如果有好友要找川西拼車或包車師傅,我們誠心推薦這位藏人師傅,百分百可靠信賴

德呷師傅,微信網名: 草原男孩,電話 18349332444

 20170519-DSC_0117

 

前往丹巴的拼車都會停在嘉絨大橋的北邊停車場讓客人下車,外地來的拼車只能將客人送到此地

如果要到縣城一定得轉搭在地的車輛,載我們來的師傅說這是潛規則

我們拖著行李走過橫跨大渡河的嘉絨大橋,向橋頭上的公安請教客運站位置,購買後天離開丹巴的客運車票

前往瀘定的班車一天只有一班次,還是早一點買較安全

這區域應該是丹巴交通要地,在地的師傅一個接著一個的向我們招攬行程及酒店住宿

即使已經拒絕,依然遞名片,很有耐心開著車跟著我們

20170521-DSC_0567

↑嘉絨大橋的橋墩,顯示丹巴特色碉樓

  

在買客運車票時,服務員就試圖推銷客運站樓上附屬酒店,房間在四樓,沒有電梯,有點破舊,很像老式公寓

還沒走到四樓房間就直接拒絕帶領的服務員小姐,畢竟要抱著大行李箱上下四樓太辛苦,附近一定有更好的選擇

在手機上搜尋附近的酒店,攜程網看到這一家金格桑賓館,在光明路上,便宜,評語又很好

大概因為疲累,有點隨意,忘了要先上二樓看一下,直接付錢兩晚180元,折合台幣一晚也才400元而已

房間夠大但浴廁很小很可怕,平面蹲式馬桶做在中間,離洗澡的蓮蓬頭只有一個腳掌距離再多幾公分而已

也就是說在洗澡時會有把腳給滑進平面蹲式裡的壓力,真不知當時是怎麼設計的

而且洗澡水全部流入蹲式母桶內也不合理,真懷疑丹巴的盥洗水及人體穢物排放可能都一起排入大渡河裡

 2017-07-17_135925   

20170520-DSC_0281

 

金格桑賓館離客運站也要走10分鐘,但是客運站附近的選擇也不多,而較現代化的酒店都還要叫車到縣城那邊

後來在光明路上又看到一家凱鑫大酒店,好的太多了,相見恨晚

其實剛剛在步行至酒店的過程就與一位師傅談好明天包車丹巴一日遊,當時他就一直鼓勵我們今晚住他家

他家也經營藏寨民宿,後來證明一切就如同他所說的,來丹巴旅行還是應該要住藏寨才對  

20170521-DSC_0301

↑丹巴大渡河  金格桑賓館窗外景色

 

客運站前的那條團結街有很多家餐廳,口味都很適合

很奇怪在丹巴的飲食就不會像在成都、九寨、稻城亞丁那麼鹹及辣

20170521-IMG_20170521_144908

 

20170521-IMG_20170521_194657

 

20170519-DSC_0119

↑我們稱之為薯條,他們稱為狼牙土豆

 

團結街再走下去,有條嘉絨步行街,商業蓬勃,還開了幾家台灣拔絲蛋糕

不管是在餐廳點餐還是在一般商店購物,老闆一聽我們的口音就會問哪裡來的

藏人一般不會問,如果遇上的是漢人老闆,有些就會笑著問我們為甚麼台灣不跟祖國好,要跟美國好

其實做為台灣人到中國旅行,早已經遇上太多喜歡談論政治話語的人了

我們總是有一套應對術語,要中國自己檢討為甚麼台灣不願意與強大的中國親近

 

嘉絨藏人是藏族的一支,很早就定居於丹巴大渡河附近的山谷中

雖然與傳統藏族有部分血緣聯繫但文化又不完全一致,因地處偏遠,文化自成一格

很明顯,嘉絨藏人比傳統藏人更會講普通話,更能接受現代文明

但是信仰還是與傳統藏人相同,民眾幾乎還都是信仰傳統苯教、藏傳佛教

村裡還是可以看到大白塔及轉經輪,不過沒看到家家戶戶懸掛五色風馬旗

 20170520-DSC_0299

↑丹巴  嘉絨步行街

 

20170520-DSC_0291

↑民眾穿著嘉絨傳統服飾在步行街跳民族舞蹈,真是很有活力、很注重健康的民族啊!

  

下一篇 :

上一篇 : 是生命的結束還是開始? 色達天葬 2017年5月19日  

 

創作者介紹

那個那個什麼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