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UK_3099-1-2

25歲的英國探險家愛德華·溫珀(Edward Whymper),在經歷過8次失敗後

於150年前的今天(1865年7月14日)成功登上馬特洪峰(Matterhorn)

今天(2015年7月14日)在策馬特以及Gornergrat下方的Riffelberg正在舉辦150年登頂紀念大會

值此特別時刻,我們也要以這篇文章,共襄盛舉,向孤傲的巨人致意 附註<二>

 

孤傲的巨人--馬特洪(Matterhorn)2015年6月9日

由策馬特出發觀賞馬特洪,除了專業的登山行程外,一般有四個行程可以前往

最受歡迎的應該是搭登山車前往Gornergrat,可以較近距離的觀賞馬特洪及羅莎峰(Monte Rosa)等群山

然而策馬特並不像在少女峰景區那麼熱門,前往Gornergrat觀峰的遊客並不多

每部登山車大概坐不到兩成滿,我們還是一樣只買單程票,今天將會是個既興奮又疲累的一天 

19596333521_340742f8b3_b

行駛於策馬特與Gornergrat間的登山車

 

19596330511_3f1d898722_b

行駛於策馬特與Gornergrat間的登山車

  

行駛於策馬特與Gornergrat間的登山車努力往上,馬特洪位於上行的右邊

如果暑期7-8月人多,一開始就選擇坐在右側的座椅可以較方便在車上就看到馬特洪

可以把玻璃窗往下拉,在車上就拍照注視,能拍就拍,能看就看

馬特洪標高4478米,有時候在車上看還很清楚,下車後就被雲霧罩住,甚至整個馬特洪都消失 

18969434434_10969d3198_b

 

  

19565812296_57b5ef079d_b

抵達Gornergrat車站的登山火車

 

19404001720_17fb506210_b

Gornergrat車站,背後被雲霧纏繞住的正是馬特洪

   

馬特洪峰(Matterhorn)標高4478米,是阿爾卑斯山脈中最後一個被征服的主要山峰

之所以這麼晚才被征服的主要原因並不是在於技術上困難

而是外形

19404043850_fb203867e0_b

 

這麼陡峭的外形造成登山者的畏懼

早期的登山客總是選錯登山路線,由南邊起登,然而南面路線很濕滑,因此在1865年之前的登山客最後都是鎩羽而歸

直到1865年7月14日,25歲的英國探險家愛德華·溫珀(Edward Whymper)登山隊選擇不走南面,而是由策馬特登山

成功登上馬特洪峰,然而登山隊的其他四名隊員卻在回程時,因繩結斷裂,跌入1400米的冰河身亡

其中一名找不到屍首,其餘三人均葬在策馬特教堂後的墓地

那條受詛咒的斷繩正展示於策馬特登山博物館裡,這些名人的登山器材、衣服、鞋子,也陳列在展覽室

而策馬特原本是個很小的村鎮,也因首登成功,聲名大噪

成為馬特洪之前進基地,到今天遊客絡繹不絕 附註<一>  

19405428719_bb7dd07e89_b

 

 

今天是愛德華·溫珀(Edward Whymper)登頂150年紀念,策馬特特地製作一個影片還原當時登峰的過程   

  

 

Gornergrat肯定是全瑞士最具代表性的展望台

由此近看馬特洪峰(Matterhorn)、高納冰河(Gorner glacier)、羅莎峰(Monte Rosa)

孤傲的巨人、巨峰羅列,極其優美的突出線條,令人百看不厭

19596303551_d5a402da57_b

 

 

19596343791_ac72ce67d6_b

Breithorn(布來特峰4164) 以及Klein Matterhorn(小馬特洪 3883   

 

19565855626_b88eacb6f7_b

Gorner Glacier(高納冰河 )及其分支GrenzgletscherZwillingsgletscher冰河

 

19565854426_233da01215_b

GrenzgletscherZwillingsgletscher冰河

   

在Gornergrat觀景平台四處取景

3100米的高度並沒有出現什麼高山異狀,精神非常的好

對於環繞眼前360度的大山大水,甚至有太過興奮的感覺

19405400899_8cc127f42b_b

 

 

19585083102_8565f284e5_b

 

  

19591990935_570136c914_b

  

其實由Gornergrat看馬特洪並不是絕佳的位置,因為距離馬特洪還是太遠

從上面的相片就可以看出,馬特洪小小一個

在Gornergrat停留了一個小時,開始徒步往下走,我們打算一步一步地接近馬特洪

 

想吃棉花糖嗎? 我拿給你

以前常用漫步雲端來形容台北夏之七星山,在這裡有時候會不自覺地伸手想抓一把雲

18969404034_c974ba5519_b

 

 

19591983885_003f72ca0f_b

 

今天的馬特洪有點像頑固的老爺爺,時而慈祥露臉,時而生氣隱藏

18969446454_1c968d2490_b

 

六月初可能還太早,經典的馬特洪倒映在Riffelsee湖面景色沒有出現,徒步的許多路段積雪仍未融

七、八、九月應該才是瑞士最美的旅行時段,但那時候徒步又太熱

19403987610_987a4d4b27_b

 

 

19596283371_7a6aa3e6aa_b

Riffelberg車站景區 

 

18971044953_c13deb8bcd_b

Riffelberg車站景區餐廳 

  

在Riffelberg車站這裡,將於本篇發文日2015年7月14日舉辦馬特洪150年登頂紀念會

我們來的這一天,瑞士官員及協辦單位正在查核細節

19591955395_a85f4da9ae_b

Riffelberg車站景區將舉辦馬特洪150年登頂紀念會

 

由Riffelberg前往Riffelalp這一段,可能會有落石,火車走在木造明隧道裡

我們走在鐵道旁,向正要下山的登山火車司機及乘客用力揮手致意

登山火車司機還特別減速慢下來,乘客也都會揮手,甚至在車上大聲向我們問好鼓勵 

19592013675_b6c1311b36_b

  

由Riffelberg前往Riffelalp這一段,也許是因為較開闊原野

傳說中的神奇動物一一出現 

阿爾卑斯野生山羊(羱羊,Alpine Ibex),這種山羊會冒險在峭立垂直的山壁間行走,從山壁石頭上舔取滲出的鹽分 

18971101613_44c81739a8_b

    

數量不少的土撥鼠(Marmota)時常探頭迎接到訪的徒步者

很會表演一二三木頭人的姿勢,定格假裝沒被看見,直到覺得危險時才快速鑽進洞裡

這附近有很多個土撥鼠所挖的洞口,正所謂狡「鼠」也有三窟

19596327721_df2e26a784_b

    

我們並沒有直接走到Riffelalp車站,因為另有計畫

昨晚才得知,原本計畫明天要走的羅特洪峰天堂(Rothorn Paradise) 路段要到6月20日才會開放纜車上下

這樣,經典的五湖健行(5-Seenweg)便不能走

但如果放著經典的五湖健行不走,旅途將會留下個遺憾

昨晚在飯店裡研究地圖,由這張地圖看到介於Riffelberg與Riffelalp間有條小路

可能可以由這條小路翻越過一座山丘走到羅特洪峰天堂(Rothorn Paradise)去

也就可能可以多花些時間來完成兩線合一,即由Gornergrat加上Rothorn的五湖健行, 走回到策馬特(Zermatt)

自己畫上紅色線條,這是我們徒步的粗略路線

Gornergrat→Rotenboden→Riffelsee→Riffelberg→Gruensee→Grindjisee→Moosjisee

→Leisee→Sunnegga Paradise→Eggen小木屋區→Findeln→Zermatt 

19430578940_6323633264_b

因為走的不是標準路線

在路途中的標示,並沒有我們心中想走的指示方向

19592006355_55a5452438_b

  

由Riffelberg前往羅特洪峰天堂的路程很遠,沒有指示牌,毫無人跡的路程也讓我們猶豫懷疑

然而遠方封閉中的羅特洪峰天堂纜車站顯示我們是走在正確的方向 

19565784796_c70f7e7253_b

 

 

 19596339291_23a4aa6013_b

封閉中的羅特洪峰天堂(Rothorn Paradise)纜車站

   

靠手機上的Maps.Me指引方向,有時會走到不知這裡是哪裡的地方

可能步道被積雪給掩蓋住,有時得硬著頭皮自己走出一條路來

19591942895_04256a421f_b

相片中的湖是Moosjisee 

    

到達第一個湖Gruensee,終於放下心來

沒問題了,一切就如同計畫的進行著,只是所耗的時間比想像中的多

19591933695_9e06752fa2_b

 

在Gruensee吃著單薄的午餐,每人只有一個小麵包,一個蘋果,合吃一個魚罐頭

這時候這裡根本不會有餐廳,連一個人影都看不到 

19591936195_8f12f9e1a1_b

    

我們已做好心理準備,今天將會是一個疲累但又精采的一天

「眼睛在天堂,雙腳在地獄」的這句話也可以用在這裡

雖然有些疲累,仍然繼續往羅特洪峰天堂前進

下著小雨並沒有影響我們,背包裡有長雨衣、雨傘,有綁腿,鞋子是Gore-Tex的

回台灣後與親友聊這段旅行過程時,親友說:「難怪沒有人願意跟你們一起出國旅行」

我得感謝 J 願意陪我這樣亂走,太累太辛苦 

18969362544_96a751d805_b

 

在走到第二個湖Grindjisee後,發現前往羅特洪峰天堂的路徑被雪掩蓋

掉頭前往第三個湖Moosjisee,馬特洪峰已經被雲霧遮住,沒有倒影 

19565838506_179825e25b_b  

第三個湖Moosjisee  

 

由Moosjisee前往Sunnegga Paradise(蘇尼加天堂)這段路

走錯路,應該走河的左岸,我們卻走河的右岸

這條走錯的路引領我們走到封閉的落石區,不得已還是得拉開警告閘門繼續往下走

這段路讓我們吃盡苦頭,多繞一段路,只能快速前進通過,通過後在較安全的地方按一下快門 

19403949980_cb6d43fede_b

    

由Sunnegga Paradise(蘇尼加天堂)走到策馬特的這段路應該是我們來到瑞士旅行中最美麗、印象最深刻的兩條路程之一

(另一條,便是由少女峰車站徒步至僧侶峰山腰下的的前進基地營Mönchsjochhütte)

在開滿小花的小路中一步一步地、踏踏實實地正面迎向馬特洪峰

18969350864_592ff8126b_b

  

這裡的景色相當柔美協調,馬特洪在S形小路正前方,小路兩旁散置著傳統特色小屋

這是我最喜歡的畫面,我們肯定不會忘記在這裡曾經有過的美好時光了

18971002353_8a9879b5ca_b

   

經過 Findeln村,看到成排的特色建築高架式穀倉背後映襯著馬特洪峰,極度和諧

19403934470_9863c58999_b

   

這種墊上石塊的高腳屋,部分是做為穀倉,墊上石塊是為了防鼠

19585086042_dbc76c7298_b

 

在茂密的樹林裡走九彎十八拐的下坡

很幸運的在樹林裡看到由Gornergrat回策馬特登山火車,正經過傳統特色鐵橋

之後橫越鐵軌,雙腳酸痛、膝蓋哀號地走回策馬特  

 19584998682_6648a21c34_b

雖然今天馬特洪只有偶爾慈祥露臉

但因為我們一路一步一步地正面迎向馬特洪,那種孤傲獨特的景象早已經烙印在每位徒步者的心上

我們到瑞士已經走了十幾天,再加上今天又走了8個小時,身心疲憊也到某個程度

即使如此,當我們面對馬特洪峰的獨特景緻時,這一切的一切都值得了 

回到飯店房間後,今天不想洗衣服,打開電視,把雙腳伸直平放茶几,讓腳掌暫時離開地球表面

 

下一篇 :爬山的故事—霞慕尼(Chamonix Mont Blanc)2015年6月10日 

上一篇 :策馬特(Zermatt) 2015年6月8日 

 

附註<一> : 

了解了馬特洪早期的歷史發展,那現在呢? 一定還是很難被征服吧? 

不,現在,專業登山者已經很容易從馬特洪峰的每個面登峰 

一般是搭纜車到黑湖天堂(Schwarzsee Paradise),之後走上3,260米高的Hörnlihutte木屋 

在木屋睡一晚後,清晨四點起登,就可以在黃昏前回到策馬特,就跟我們登玉山的狀況差不多 

我相信,台灣已經有不少登山客早已經踏上馬特洪峰頂 

當然,即使已經簡單許多,每年依然有數人因為缺乏經驗、落石或路線太擁擠等原因而意外身亡 

這是現在一般登馬特洪的路線示意圖 

藍線為由策馬特搭纜車抵達黑湖天堂(Schwarzsee Paradise),紅線為徒步路段 

19004568014_1756b28415_b

 

附註<二> :

愛德華·溫珀(Edward Whymper)在征服馬特洪之後,又陸續前往歐洲最高峰白朗峰及加拿大洛磯山脈等高山

除了寫下許多登山著作之外,也提供英國皇家學院許許多多的生態研究參考資料

1911年以71歲高齡再度攀爬白朗峰時病倒,拒絕所有醫療,並將自己關於霞慕尼Grand Hotel Couttet房內

在1911年9月16日病逝,享年71歲,葬於霞慕尼,馬特洪峰的墓碑形狀上寫著:

愛德華(Edward Whymper) 作家—探險家—登山家 生於倫敦1840年 4月 27日 逝於霞慕尼 1911年9月16日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熊 的頭像

那個那個什麼熊

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